<acronym id="6sxqw"><label id="6sxqw"></label></acronym>
  • <td id="6sxqw"><ruby id="6sxqw"></ruby></td>
    <table id="6sxqw"></table>

    <acronym id="6sxqw"><label id="6sxqw"></label></acronym>
    <p id="6sxqw"></p>
  • 一汽集团中文网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车界资讯

    FCA如何走出马尔乔内“阴影”? 新的财政预期亟待制定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6日 来源:盖世汽车 [ ] 打印 视力


      盖世汽车讯 据外媒报道,Mike Manley于7月21日接替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出任FCA首席执行官一职, 而仅仅在四天之后,马尔乔内却意外去世。而在同一天,Manley也不得不对外公布FCA令人失望的第二季度财政收入情况。Manley同时也必须降低2018年的营业利润和现金净额预期。

      第二季度,FCA息税前利润下滑20%,低于分析师的预计,且主要是运营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如全新Ram 1500皮卡的发布成本高于预期,关税价格上涨导致在华销量下滑,以及玛莎拉蒂营业利润下滑1.5亿欧元等。

      Manley和首席财政官Richard Palmer将2018年息税前利润由87亿欧元降低至75亿欧元—80亿欧元,而现金净额也从40亿欧元缩减至30亿欧元。

      新CEO上任修改营业收入预期本不是新鲜事。Mark Fields子2014年7月1日接替Alan Mulally出任福特CEO之后,便仅花费三个月时间来修改当年福特不断走低的利润预期。就FCA而言,第二季度的收入情况难以令人满意,也在当天使其股价下滑了15%。

      而这份新的2018年收入预期会是最终的吗?又或者这已经是对于FCA新的管理团队来说最佳选择?

      股价在7月底出现大幅下滑,并且8月初并无反弹迹象之后, Manley未来几个月或将通过维持平衡的方式来使市场不会第二次出现动荡以及为达成其季度目标而增强信心。Manley也面临着额外的问题,走低的收入预期不仅仅会导致2018年的收入减少,更意味着其在2019年至2022年之间需要有更好的表现。这是因为2018年之前的预期也是实现2022年较高目标的起点,即到2022年息税前利润达到130亿至160亿欧元,现金净额达到190亿至210亿欧元。

      马尔乔内领导的且与FCA主要持股人Agnelli-Elkann家族共同持有的法拉利品牌也早已走入了“节省”的路线。前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主席Louis Camilleri于7月21日接替马尔乔内出任法拉利CEO之后便寻求减少利润增长预期。在对法拉利第二季度创下记录的表现置予评论时,Camilleri认为马尔乔内在2022年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EBITDA)达到20-30亿欧元是“有雄心壮志的”。

      EBITDA是马尔乔内为法拉利新制定的唯一规划,预计在9月17日会被做进一步阐述。Manley在制定FCA战略目标上拉开与马尔乔内的差距也面临着较大挑战。尽管Camilleri曾在法拉利的董事会任职三年之久,但他没有担任执行者的角色。相较而言,Manley与马尔乔内近距离接触超过了9年时间,并且在制定FCA 2018-22商业规划中也扮演了一个积极的角色。

      马尔乔内经常为FCA设下雄伟的销量目标,但FCA却总是无法完成,但却很少没有完成财政目标。而另外一位经常受到马尔乔内赞赏的CEO——PSA的唐唯实则选择在运营和财政上通过比允诺做的好的方式来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径。Manley是否会改变马尔乔内的战略路劲?而他或许会决定选择一条更为保守的方式以及延迟定于2019年1月底的2018年全年分析师大会。

    天天影院